让世界了解老区 让老区走向世界

search

梅县区王寿山半山广福寺

2021/01/06

  1944年10月25日,为了纪念1941年牺牲的原中共南委委员兼闽西特委书记王涛烈士,中共闽粤边委决定,将闽西南经济工作总队和经济工作分队合编,在上杭稔田堵树坪正式成立以王涛烈士命名的王涛支队,全队人数49人,全部是共产党员。刘永生任支队长,范元辉为支队政委,巫先科为副支队长,陈仲平为支队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

  1945年2月,永定县康容支队编入王涛支队。1945年6月,抗战胜利前夕。王涛支队在金丰大山整编,扩编为3个大队,支队部改为司令部。同时,将一、三大队组成抗日挺进队,开赴闽南。第二大队由王涛支队政委范元辉、二大队队长陈水锦,二大队政委杨建昌传达金丰会议精神,部署杭武蕉梅边工作的中共闽西南特委副书记兼王涛支队政治部主任陈卜人等,负责开赴上杭、武平、蕉岭、梅县开辟新区,进一步扩大闽西南梅等根据地。在梅县松源菏玉村的王寿山半山广福寺、瓦窑窝一带隐蔽活动。

  1945年6月,在大埔埔北郑石寮成立梅埔韩纵第一支队,支队长程严、副支队长邹子昭、政委藜广可、后王立朝任政委、政治部主任胡伟、后胡伟接任一支队政委。

  据中共闽粤赣边特派员李碧山,关于分散向外发展开辟杭武蕉梅地区的指示。1945年9月初,梅埔韩纵第一支队程严、邹子昭等从大埔北上。“两个晚上走的都是新区,均没有建立基点和接头户。地方不熟悉,行军速度较慢,一共才走了 70 华里左右,都是走到天亮才临时找地方掩蔽。因此,掩蔽地都是不够理想的。第三天半夜,队伍到了王寿山半山上的一个破庙(广福寺)和在王寿山活动的王涛支队第二大队会师。二大队的战友们半夜起床热情欢迎我们,并为我们准备好休息的场地。协同执行开辟隐蔽的革命据点的任务。”

  王涛支队第二大队与韩江纵队第一队在粤东北梅县松源王寿山会师后,获悉离松源20多华里的蕉岭县南礤原国民党副军长黄延祯家里存有一批枪支弹药。

  1945年9月10日(农历八月初五),为补充军械装备,壮大武装力量,部队决定抽派一支22人组成的精干小分队,由陈卜人、范元辉、程严、邹子昭等带队,前往黄家收缴其枪支弹药。这支精悍的轻骑队,昼夜兼程,很快接近了目标。为了慎重,他们先到松源田心村蛟花堂中共闽粤赣边区的交通站、堡垒户,是中共七大代表、梅县中心县委书记王维同志的家。此时王维在延安参加党的七大,其兄王进秀是1938年加入中共的地下党员,见到自己的部队,自是喜出望外,热情地向他们提供松源敌情,时国民党调来了几百人兵力,加强对松源边区的防守实力。因王进秀、王维的家与松源圩只一河之隔,敌人的重兵就在眼皮底下。为了预防不测,陈卜人当机立断,决定星夜把部队转移到田心屋背的鹞子顶埋伏。鹞子顶海拔568米,位于梅县松源与蕉岭县南礤步上村的山林交界处,距南礤原国民党副军长黄延祯家只有十华里。便于出奇制胜,是夜,部队摸进鹞子顶山腰丛林里凉亭宿营隐蔽,待机而动。

  八月骄阳似火,长途转战,烤得战士们满身是汗。到了夜里又风雨交加,把战士们的衣服打得湿漉漉的。翌日,正逢松源圩日,雨过天晴,秋风送爽,战士们把被打湿的衣服挂在树枝上晾晒。忽然一群进山采樵的村民路过他们的宿营地,战士们以为都是当地的群众,只嘱咐他们不要声张出去,便让他们进了山。可是,其中有一农妇进山后便绕道赶回松源圩,向国民党部队告密。国民党驻松源的黄承典率领100余人,将鹞子顶重重包围起来。面对十倍于我的敌人,陈卜人充分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迅速烧毁全部公文,立即部署战斗。由一支队副队长邹子昭和巫俊臣负责对付另一路向上冲来的敌人,陈卜人自己带领几个人,迅速上山头,独当一面,阻击进犯之敌。

  在这场战斗中,陈卜人既是指挥员,又是最前线的战斗员。在陈卜人的指挥下,战士们个个以一当十,利用地形地貌作隐蔽,跟敌人浴血奋战,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陈卜人在山头的高处指挥战斗,同时向敌人投放土炸弹,打得敌人鬼哭狼嚎,不敢前进半步。可正当陈卜人站起来观察敌情,并准备再向敌人投土炸弹时,忽然一排子弹打来,击中陈卜人的咽喉,旁边的一个战士见状,立即扑过去,背起他撤下火线,其余几位同志继续阻击敌人。陈卜人躺在野草丛中,殷红的热血喷射在松源的土地上,染红了大片的野草。当同志们准备背他转移时,他用坚决的动作拒绝了,并示意同志们撤退,保存力量。而中共闽西南特委副书记兼王涛支队政治部主任陈卜人(广东梅县雁洋南福村人)血染粤东北鹞子顶,时年28岁。

  在这次鹞子顶战斗中,韩纵一支队短枪班战士陈(亚)盛(大埔县人),当场英勇牺牲。巫俊臣(亚明)大埔县坪沙人,被敌击中肚子,肠子都打出来了,身负重伤,在松源鹞子顶撤退的山路途中,壮烈牺性。

  14日,部队派杨建昌、胡伟、邹子昭、谢抡赞、姚丁、王添官、黄肯、黄旋、刘达、何颖辉、亚进、丘苏等十多位队员,是晚秘密回到松源田心村蛟花堂交通站, 向王进秀借到锄头、畚簊等工具,立即向鹞子顶进发,要求晚上到达目的地,王进秀同志在家负责做好战友们的伙食及送餐后勤工作。为了安全,防止暴露目标,战友们隐蔽埋伏在山顶疏落的小松树高地,抱着崖壁上树木而坐,等太阳下山了,战友们从山顶走到前几天作战的阵地上,大家怀着万分沉痛心情在鹞子顶战场收埋战友遗体,发现陈卜人与陈盛二战友的头部均被鹞子吃掉一半,尸体已肿胀腐烂发臭。那时没有条件买棺木,只得用最好被单、毛毡裹着下葬,在土墓堆放上石头作记号,釆来鲜花献在墓堆上,战友们排成一行,举起右手,由杨建昌同志领念誓言;“同志们安息吧!你们未意事业我们完成,打倒反动派!解放全中国!为先烈报仇!”。

  9月13日,李碧山了解到鹞子顶之战情况后,命令政治交通员张克昌即刻从大埔北上去找部队,让部队马上转移。张克昌先到了松源田心村蛟花堂联络站王进秀同志家里,王进秀介绍了鹞子顶的战斗情况,并派交通员蛟花堂的王昌贞给张克昌带路去找部队。张克昌在王寿山找到部队,传达了李碧山的指示。部队接到李碧山的指示后立即转移。

  9月16日,王涛支队第二大队和梅埔韩纵第一支队从王寿山转移时,在何家寨同福建保安第三团遭遇,发生了激烈战斗,歼敌一部之后,转移到永定县的龙门休整。

  这时,根据闽粤边委的决定,成立了闽西军分区,由王涛支队司令员刘永生兼任司令,林映雪任政委。中共闽粤边委征得第一支队领导的同意,将第一支队和第二大队合编为“作球大队”和“卜人大队”,作球大队大队长郑永清、政委张震东,卜人大队大队长程严、政委王立朝,由闽西军分区统一指挥。整编之后,两支部队实行分散发展,由卜人大队负责开辟梅蕉杭武地区革命新据点的任务,作球大队则转入龙岩县境内开展革命活动。

  (梅县区老促会 黄声洪 李耿新 王继伟)

相关文章